熱愛閱讀的生活式

1119595015.jpg819DOPb6zKJI6cGJ67grEDXlCWxSz9mERh5SzWq4134HaUwLssY6 1119595016.jpg1bZ8Oj76zKJCB.MrN0z.yKAFQLsvH_ej1Y_UXBWLFHIpSl

我經常跟很多人提到,台灣的書這麼便宜,印刷又精美,為什麼閱讀的人還是不多?我想當然有很多很多的因素可以提出來討論,有許多許多的個別經濟狀況可以探討,有更多更多的個人藉口可以解說我的疑惑。當然,我並不是特別炫燿我買了、讀了多少書,我頂多可以炫燿自己稍微比別人敢買書,如此而已。對於領不固定薪水的我而言,購書消費的確比一些人都高,這也是我到現在出社會快四年了,口袋頭裡還是沒什麼存款的主要原因。

打從專一開始,某位喜愛課外閱讀的室友提到,日本人每人每年平均看30本書,其中不包括雜誌和漫畫。這數量,對於當時對閱讀還未如此熱愛的我而言,是個遙遠的數字,加上校園的戀愛和社團活動,更是將課外閱讀拉離我的生活,至今我仍無法將當時的生活回憶歸類為充實或是懊惱。但是,在準備重考二技的時候,閱讀的潛在能量慢慢回昇,雖然一下子衝得有點快,但之後我便養成看過的書即會紀錄下來的習慣。

國中時候,老師推薦大家看劉傭系列就跟著看,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少年小樹之歌》;五專時期大為荒廢,雖然寫詩的創作慾豐富,但是五年讀的課外書屈指可數。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對國文老師問莎士比亞是否有出版詩集過後,馬上去買了一本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重考的時候,也許逃離了國貿的陰影後豁然開朗,閱讀程度突然一躍進階為西蒙波娃的《第二性》,這本經典打通了我的閱讀任督二脈,雖然我從未完整的看完三分之一過。

常常與人聊到看了哪一本書,分別有什麼感觸,有什麼個人評語之類的時候,總會讓我心頭一熱,因為在那個當下,我找到了現代人很缺少的「知音」,在那個當下,我碰巧當了某人的「臨時知音」。如果,我們的偶然增多了,那麼就會成為真正「閱讀上的知音」。我覺得這一點,不僅僅在閱讀上可以碰見,也會藉由電影、戲劇等等藝文活動,找到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心靈知己」。老是哀嘆情人難碰到可以心靈交流的,我覺得這不妨是個途徑。

上星期,與二位老師聊到最近看的幾本日本女作家的小說,我提及上星期我看到一本今年看到最好看的小說(雖然今年還沒過完一半),我書名只說到「博士」,口譯老師就幫我接下去說出完整的書名-《博士熱愛的算式》,他也說當天上課時,他才對學生推薦這本小說而已。從以前開始,我對口譯老師都一直「非常尊敬」,但是在那天只有我們兩個看過《博士熱愛的算式》的中午,在可以慢慢地討論閱讀感想時,我覺得頓時與口譯老師之間的距離以倍數拉近,心情的變化、感動難以形容。口譯老師看的是日本原文,我看的是譯本,即使版本不一樣,但我們也稍微討論了翻譯的內容與水準。原來,閱讀可以是個工具,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的工具。

我熱愛閱讀,這點已經種植在我的生命裡,無庸置疑。我熱愛買書的快感,這有點奢侈,卻是我生活上的甜美時刻。用少少的幾百元,便可以買到生活上的幸福感受,至少我覺得這很值得。

「他會記得我一輩子,但是他永遠不會記得你。」

我上星期的幸福感動在《博士熱愛的算式》中最濃縮精華的這一句,至今想起仍會熱淚盈框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