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京尋找未來的自己

一直以為今年是不會再去日本了,但我莫名其妙地又到了東京。雖然只是一個私密的行程,但行囊卻無比沈重。

秋天到日本還是頭一遭,天氣涼得快,日正當中也不會熱,除了蹬著高跟鞋爬了許多樓梯之後,額頭和鼻頭才會滲出一些汗來,愉快的秋天。

早上,同一群群穿著黑色西裝的日本男性上班族和套裝OL搭電車前往目的地,手拉著電車拉環的時刻,我從未感到不習慣,如同在台北搭捷運一樣地自在,這種心情直到在六本木站下車之後。

來到了知名昂貴的新地段六本木,又莫名其妙地到了著名的六本木Hills。在一般上班日裡,看著大企業的員工進進出出六本木Hills,和在大蜘蛛底下休息的上班族,我的存在無法說服自己,因而在內心的世界中呈現一種怪異矛盾的景象。我是個鄉下小孩,然而卻竟然到了在日本菁英齊聚的六本木Hills,而且還打扮得和日本OL相差無幾,在高級名牌服飾專櫃、高級餐廳群中尋找不存在的我。知名的森美術館此時卻因為預備10/12的新展覽而暫時無展覽可看,但又不想花日幣1500上美術館只是為了眺望東京,黯然地又下了樓梯,蹬著高跟鞋繼續尋找不存在的我。

在這個區域恍神地度過一個下午,心中仍舊充滿疑惑。說尋找不存在的我,但我是否有可能真的存在於這個高貴物質所搭建起來的虛幻世界?我真的不只是活在「駭客任務」中母體裡的人類,而是有意識地往未來前進?從台灣出發到六本木的這一段路程,我的目標究竟是什麼?而我又是為什麼而去,為什麼而來?從來沒有一段路程會如此令我感到迷惑。和名牌專櫃無緣的我,望著六本木的落日,我疲累地拖著雙腳搭東京Metro,半小時後回到旅館,期望明天對自己有個新的解釋方法。

 高級辦公商業大樓–六本木Hills

和六本木Hills一起的朝日電視台,旁邊是日式庭園。

東京新美術館

從六本木Hills看出去的東京鐵塔

便宜的小旅館,只有1.5疊(一晚3000日幣)

落日中的東京鐵塔與大蜘蛛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