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不忘初衷的行事曆

1437707628

這陣子,有人開始懷念起N103的日子,想必是歷歷在目卻又酸苦在心。也許很多人因為看到這張相片中的白板,又馬上喚起相思病。的確,我做了「不法」的事情;在離開N103的時候,為了紀念這四年來的點點滴滴,我私自帶走了這個白板行事曆。 

 

這個白板當初是我在金玉堂買的,想說用來提醒大家什麼時候要開會、什麼時候辦什麼活動。現在,白板留在房裡,表面上是我生活用行事曆,私底下卻是我個人的回憶。現在,每天都有熟悉的白板陪伴,失意的時候,看見白板就會想起進N103時的初衷、自信與友情。若一時失去了可以回憶的對象,對我實在情何以堪。 

 

經過了人生面臨到的第二個轉角,失去自信的時候,我跳Tong跳得遠到出乎我意料之外。朋友說,我好像都在做差不多的工作,可是對我而言卻不是。從學校到高科技產業,再怎麼說實在很難說「差不多」。我曾抗拒過與藝文相差過多的環境,覺得其他地方似乎會使青春消失,甚至覺得我這輩子也許就會是在學校、出版社或藝文團體中度過。但是,我讓自己跳脫了自己的限制。

 

現在的位子讓我慢慢找回自信,雖然辦公室裡老是會有五專時候曾經熟悉過的商業用語如散彈槍般開射,或是曾經被連當、讓我畏懼三分的財務會計名詞如飛刀般擦臉而過,險些破皮滲血。但是,我在裡頭慢慢尋找自己獨有的定位,獨有的青春活力。

 

N103時,我明白自己的定位,是個協助推廣閱讀、藝文與倫理教育的助理,所以我不能對這些東西只有泛泛的認知,我必須知道更多、讀更多才能說服學生,才能影響他們。因此,我過得很充實,我樂於告訴他們哪本書是最近很受歡迎、很好看的書,我也樂於快速地告訴他們所要的書放在哪裡,這是我的成就感,我的自信,所以我感到青春無比。但是,我知道,這樣的我進入學術殿堂、或繼續留在學校、藝文相關環境的話,環境會稀釋掉定位的特色,會壓毀我僅有的自信。 

 

這一年,我嚴重失去自信,如我上個月的文章所言,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裡。但是,好險我安全地靠岸了。 

 

在陌生的氣氛裡,我是初出茅廬的新人,任何事物對我而言都是新的嘗試,這樣說來,到底如何尋回自己的自信呢?這該歸功於上個月某日晚上,突然打電話給我、催促我投台北文學獎的小熊。

 

原本,我差一點要食言了。因為每天回家都想睡覺,機器一到晚上八點就快停擺了,頭腦的開關根本啟動不了。但是在某晚,我站在N103白板前,望著截稿日發呆,接著緩緩地寫上「台北文學獎截稿日」……。最後,使出了我最後僅有的一絲意識,在截稿前一天的晚上,托著軀殼擠出了不甚完美的作品,對自己和友情交了差。 

 

當時,我突然明白為何我會被找進去高科技產業的原因。也許是因為我與其他人不同的「藝文體質」。我沒有自信說日語能力好,但是我覺得我可以在那個環境中,大聲地說「我中文比你們好」。 

 

結果,是一個白板行事曆讓我的自我定位認知回魂了,引導我找回學習的初衷(當然也得感謝小熊)。所以我馬上清楚我在這裡,必須比其他同事讀更多的書、增加更多的電影等藝文知識,美感程度必須繼續進修,文筆必須更加精進,如此才能以示我站在此地的價值。 

 

雖然,我累積的自信還不夠多,以前累積的也沒讓外表多顯現點氣質,但我有的是「自知之明」。蔡依林曾經接受採訪時說,「我必須做到120分,才能讓人扣分」,我想我也是。我必須比大家多累積一倍,才能讓別人打折,因為我又重新明白,唯此,是我獨有的特質。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