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的幸福與未來

1437713362

大雨停後的第一天晚上,窗前不遠處響起明亮煙火的綻開聲,想想今天並沒有廟會啊,後來才想起原來是附近大學的畢業典禮。

 

每年的6月,我和所有的畢業生一樣,總要面臨人生的交叉點,完全無法預料下個月的人生發展會是如何,心臟總也需要抵擋夏日裡的種種變化。那個時候,我只能猜測自己未來的一年,完全看不到3年後的自己。挑戰很大,輸贏也很大。最後,在去年決定捨棄遙不可及的夢想,往人生的下一階段前進。今年,應該算是有長進了,我終於脫離了「畢業生症候群」,但在時代、環境等動盪因素之下,目前也僅能稍微預測到2年後的自己。雖然,在做白日夢的時候,總也會揣測著5年後的自己會說著什麼樣的話,但腦海裡浮出5年後的那個我,臉卻是一片空白,我連個鬼樣也想像不出來。此時,我才明白,我雖然脫離的畢業生群隊,但對未來的不安卻不曾停止過,是否會繼續擴大,還需持續觀察。

 

我想,有這種不安的應該是全天下的20代年輕人,不分國籍、不分膚色;尤其看著昨天在日本發生的「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起於一位25歲年輕人對生活的厭煩與未來的不安,計畫性地演出轟動全世界的情節,看著這樣的不安,究竟能膨脹到什麼樣的程度,已經達到了無法想像、令人心驚的地步。

 

除了自身的不安,身旁的不安也不少。手邊小林洋子的《不安的幸福》已經抱了23個星期了,總沒個勁看完。也許是因為熟悉的人身上總充斥著不安幸福的氣味,讓我的心情也無法安安靜靜地將小說看完。

 

秋天表妹的婚禮即將到來,姑姑家高興的表面多過於不捨得的感傷,雖然嫁得近,但誰能保證一定美好,所以這是「不安的幸福」還是「幸福的不安」?另一個,明年春天好友的婚禮準備也迫在眉睫,新人的問題卻也一直遲遲無法有個令人安心的著落;住在對街、今年1月剛結婚的遠房表妹也即將在9月生下雙胞胎,表面上表現出來是高興,但我這個無血無淚的人卻只先擔心起兩位新手父母的沈重負荷…….

 

再怎麼哀嘆,不安也不會自動不見。算了,只能說在夏天不適合談不安,還是趕快看完《不安的幸福》,假裝自己已經減輕了負擔。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