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些要熟不熟的女孩(3)~圖書館男孩~

1983101531

 每天太陽昇起後沒多久,就是我必須騎車經過中華路與復興路交叉口的時候。
 

此時總是會看到一個年輕女人穿著同樣一套像太空衣的灰色衣服,綁著長長的馬尾,拿著大大的掃把,就是那種馬路清潔員拿的那種大大的竹掃把,穿著拖鞋認真地掃著地。
 

早晨的鄉間小路上,行車不多,她的身影已經成為每天早上上學必看的風景之一。
 

我稱她為「掃地小精靈」,因為一整條路只有她會在早上掃地,不!應該說這一條路上只有她會掃地,其他人哪管自己家前面的道路多髒多亂,就只有她默默地掃著自己的地,像個會自己半夜跑出來工作的小精靈一樣,雖然是在早上;不過她實際上應該也很難被稱做「小精靈」,畢竟看起來不像是學生的樣子。
 

有時我總會想,為什麼她不會看看旁邊的風景多清新,或是抬頭向經過的人們微笑問早呢?雖然我自己也不會做這種事,但她不知道我每天騎著相同的道路到學校圖書館值班,在這種固定又無聊的路徑與道路景觀上,應該也要讓觀眾感受到點變化吧!
 

算了,或許是我想太多了。
 

但是!但是!「掃地小精靈」可能知道了我不時發出的抱怨眼神,她居然現在出現在我眼前,拿著三本書放在櫃臺前,等著我幫她登錄借書。
 

其實,她一出電梯門的時候,馬上讓我有一股感到面熟的感覺浮現腦海,等到她放下書本,看到她低頭的樣子,馬上想起來「小精靈」掃地的臉龐。
 

咦!?她怎麼會進到學校來借書?
 

拿著她的借書證一刷條碼,發現是居民借書證。啊,我都忘了,我們這間圖書館有提供附近居民借書的服務。
 

這真的是她嗎?每天早上那一身不變的太空衣裝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粉橘色的短袖上衣與輕便的白色七分褲,肩上揹著一個紅色的亮皮包包,十足都市粉領族的樣子。
 

這真的是她嗎?
 

她放下了長長的馬尾在肩上,離我不到60公分的距離內,我聞到了淡淡的桃花香水味;一直低著頭看櫃臺旁的校園活動宣傳單的她,纖長的睫毛一眨一眨地,像觸動了什麼似的跳躍著。
 

1226日還。」
 

我將三本書遞回給她。
 

「謝謝。」她對著我點了一下頭後,將書馬上放進紅色包包內,隨著高跟鞋敲在圖書館大廳裡的聲響離開我的視線。
 

我瞥了一眼電腦螢幕,上頭留著剛剛刷過條碼的她的借書記錄,以及她的名字,張以潔。
 

「《咖啡館的午後時光》、《天使與惡魔》、《圖書館戰爭》……」
 

我打開書籍查詢資料庫,將這三本書的書名一一打進搜尋欄內,發現《圖書館戰爭》還有一本。過沒一會兒,另外一本《圖書館戰爭》已經在我的背包裡。
 

在那之後,我依舊可以在每天早上看到穿著太空衣的小精靈,但那天晚上的都市粉領族模樣的她像是曇花一現般的虛幻,或許要等到1226日她來還書的時候才能再和她那麼靠近吧。
 

我驚訝自己的心裡竟有那麼一絲卑微的渴望。
 

過了幾個星期後的這天早上,小精靈變得有些不一樣。
 

她依然穿著太空衣,但她卻拿了一個小小的立牌放在家門口。她放下立牌後,手臂撐起腰來仔細觀察著立牌的擺放位置。
 

我為了要看清楚立牌上的字,刻意降低了機車的速度。
 

綠光咖啡。看來,似乎是要開咖啡店的樣子。
 

她看到了我車騎得特別慢,對我稍稍欠身點頭微笑著。不自覺地,自己已經停在立牌的前面。
 

「歡迎光臨。」她持續微笑著。
 

「這裡…是咖啡店嗎?」我摘下安全帽結巴地問。
 

「嗯,從今天開始。」
 

「歡迎光臨。」她的身後跑來一位穿著黑色圍裙的圓臉女人,兩個看起來年紀應該差不多。
 

「交給你囉!我要去上班了。」她說完馬上轉身進屋裡去,原來這店不是她的。
 

「呃……我還要去學校,我再找時間過來。請問這裡營業到幾點?」
 

「晚上九點。」圓臉女子仍是笑盈盈地。
 

隔天晚上,我哪根筋真的不對勁,居然就這樣踏進了綠光咖啡,自己一個人。而且也很幸運的,那天晚上掃地小精靈也在店裡幫忙。
 

店裡不大,只有四張桌子,門口那桌坐著一對情侶。櫃臺內圓臉女人拿著攪拌棒輕輕地撥著被熱水沖開的咖啡粉,她背對著櫃臺在另一頭洗杯子。不久後,我瞄見了她端著我點的咖啡慢慢地走向我。
 

我坦承我很做作,因為我點了一杯咖啡,又將《圖書館戰爭》拿出來看,就是想引起她的注意。
 

「特調咖啡。請慢用。」
 

我抬頭對著她說聲謝謝。
 

她確實看了《圖書館戰爭》一眼,我等著她接下來的反應。
 

「啊,這本書我也有看,雖然才看不到十頁。」
 

「是喔,還滿好看的。」成功了!
 

「真的嗎?可能是我還沒進入書的狀況吧!最近比較累,都沒有力氣繼續往下看。」
 

也許是店裡比較不需要幫忙了,所以她也繼續和我閒聊下去,不過這正是我想要的。
 

我又做作地告訴她我在圖書館裡打工,她才驚想起還書日快到了,還請我幫忙還她借的書;不過當然不包括《圖書館戰爭》,因為她另外請我幫她續借。
 

我就這樣……喜歡上綠光咖啡。
 

晚上沒啥特別事的時候就到那去吃個三明治喝個咖啡,順便寫一下報告或看一下書。好險小鎮地方的咖啡店價位不高,加上我還有微薄的打工費夠支撐我一時小小的奢侈。
 

她似乎也將我當成朋友,有時候會先查好一些書,再請我拿著她的借書證借閱。我也慢慢地試著瞭解掃地小精靈的另一面。
 

原來她那一身太空衣裝是她上班地方的制服(真是奇怪);綠光咖啡的店長是她的姊姊,而她的興趣除了看書之外就是打掃,所以店裡店外的清潔工作都是由她來做。
 

不過最令我驚訝的是她居然已經30歲了,我一直以為和她應該只有3歲左右的差異,但沒想到這年齡的長溝居然一下子爬升到了3倍寬的距離。
 

和她聊完了同樣看過的《龍紋身的女孩》後,喝完杯內剩下的咖啡準備回家。每次和她聊完彼此的閱讀感想,總是讓我充滿能量,且會不知不覺地揚起微笑。知道是閱讀的關係,還是因為她的關係。

 

「喂!以潔,那小伙子好像對你有興趣耶!」
 

「嗯,我知道。不過我對他沒興趣。」以潔拿抹布擦拭著剛剛男孩坐過的位置。
 

「為什麼?他和你不是還挺談得來的嗎?乖又懂事,又會看書,現在會看書的年輕人不多囉!年紀又不是問題,你想想他2字頭,你已經3字頭了,人家都不嫌你比他大這麼多歲了。再挑下去,我可不想看著你半個男朋友都沒有的跨上4字頭。」
 

「我知道年紀當然不是問題。」
 

「那這個可憐的男孩到底哪一點被你OUT了?」
 

「因為…………他的安全帽…很醜。」
 

以潔轉向洗碗槽,開始洗起抹布。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