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N103的第一代青春伙伴

上星期是好友的訂婚大喜之日,榮幸地被邀請去當攝影,即使我這麼蹩腳,但還是有讓我盡一份朋友的心力。
 

重點在於結婚之日,在此就不再多言訂婚細節,雖然心裡留存著一種「特別」的感覺。那種特別是指,朋友裡面只有我見證了這一切,應該算是VIP才有的待遇!?
 

在前往北港的路上,我想起那位在剛踏入N103時一起作伙的伙伴,現在應該只剩下小熊和輝哥記得她。但她為了前途與距離的因素,選擇轉學回台中,變成了靜宜人,我們只相處了短短四個月不到。但是,我一直沒有忘記她的名字-靜芬。


為什麼會在前往北港的路上想起她,因為她當時留下的訊息僅止於她男朋友將回北港開業,她或許會和他結婚;要聯絡她,卻發現她的手機換了。之後幾年,又曾經在方老師口中得知她已經結婚,正式當了醫師娘。故我直覺推測沒錯的話,她應該就是嫁到了北港。
 

在那之前,去年我曾經詢問過住北港的同事一些新診所的事情,但都無疾而終。雖然我知道N103應該在她的人生當中可能只佔了0.001%,但人不知道為什麼,對於一開始一起打拼的同伴總是特別有感情。
 

如大家所知的,星期日的全台灣下著暴雨,但訂婚宴還是如期舉行。就在攝影機的鏡頭底下,我看到了她的蹤影。一開始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當我定睛看著她身旁的男士,我確定那就是靜芬了!!一切真的是太巧合了!久違快七年,我們不是在台南也不是在台中重逢,而是北港。
 

當我前去叫她的名字時,她完全沒認出最近大變髮的我,一提起南台,她馬上認出來,還拉著她先生一起問好。說起她進去當靜宜人沒多久之後就結婚了,現在是一對三歲雙胞胎小公主的媽。當我提起我也踏入三字頭時,引起兩人的一陣感慨……。
 

寫到這裡,突然讓我有種莫名的哀傷,不知道那些在N103匆匆來去的小朋友們,對於那個地方究竟會留下多少印象。而他們不知道,即使他們來去如風,而我卻都記得他們的名字。就像隨性來吃了一頓喜宴的客人,坐不熱後就離席,但你們留下的簽名卻一一刻在我的青春回憶裡。

PS 為了保護久違朋友的肖像權,若想看N103第一代伙伴的人,請直接告訴我,我再寄給相片一起分享。

 

本週特典:訂婚宴上沒誠意的相片一張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