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第二國度~首站蘇州~

從未想過在護照上面蓋的第二個國家會是中國大陸,個人一直認為非希臘莫屬。大陸!?礙於「愛國情操(?)」,甚至可能是全球國家中排最後一個會去的。不過,事實證明了「人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這回事,就只憑人家一句「今年去上海剛好啊~正好有世博」,莫名其妙被說動了。 

為了省卻那一點點的荷包費用(因為上個月剛去了日本),我們沒有和人搶破頭要去擠直航班機,而是選擇了到香港轉機,然後飛杭州今年七月一日才開始啟用的蕭山機場的行程,除了荷包問題外,另外就是一行四個人都沒去過香港,所以打算去人家院子晃一晃過過乾癮。
 

如此萬般辛苦地,到達對岸的蕭山機場已經約下午三點,然後直趨蘇州。
 

沿路經過錢塘江、看起來比我家這裡還有錢的鄉村(因為獨棟都蓋得比我家還漂亮)、廁所門門鎖沒一個好的高速公路休息站(兼光著屁股對著人的歐巴桑數位),到蘇州已經晚上。
 

當地領隊說他們臨海的農民還挺有錢的,半稱讚著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突然我也想讓我家變成他們的農民,而不是苦哈哈地在彰化乾撐的農家。
 

蘇州的工業區繁華得像極了高雄(蘇州也是水鄉,但聽說不太會有大水災的樣子),有運河,有到處可見的城市光廊般的霓紅,讓我這鄉巴佬吃驚連連;更驚訝的是蘇州有台灣只有台北有分店的日本義大利連鎖餐廳薩利亞,還有蘇州這夜住的五星級大飯店不僅讓我覺得身價突然高了起來(因為貧窮旅人可說沒住過五星),更讓人深感窩心(因為三個城市的飯店,只有這間要連網路最方便)。
 

隔天一早踏入早餐地點,看見各國人士穿梭在餐台間,一整個人都感覺International了起來。第一回的五星級(五星旗內?)的早餐也令人讚不絕口。
 

前往蘇州古城區的四星古蹟古代庭園獅子林,像是在菜市場叫賣似地,擠進了十幾團,我就不信那些明代家具可以再保存個十年。但是,聽著導遊們拿著大聲公拼命地吼著解說,像搶客人一樣,倒也挺有趣的。
 

我們乘著客船,從世界最長的古代運河「京杭大運河」來到古詩「楓橋夜泊」中的寒山寺,小廟一個,名氣卻非凡。為了體驗「夜半鐘聲到客船」的鐘聲,以及貢獻當地政府,所以我們各花了人民幣5元去許願撞了一下寒山寺的鐘。
 

蘇州導遊說因為蘇州話比較細軟,所以其他地方的女孩子覺得蘇州男人講話很沒氣魄(意思就是很娘啦),加上南方男人較顧家,所以又更讓北方人覺得不夠力。
 

仔細聽起來的確比較軟性,呦~和NE~的尾音很多,和日文的一些尾助詞很相似。在蘇州,最有趣的、印象深刻的就是蘇州導遊教的兩句簡短蘇州話。
 

稱讚對方漂亮、帥:唉呦~;真的很漂亮→唉呦喲~(還得拖長音)

 

驚見對方是恐龍:唉呀~;名不虛傳的恐龍→唉呀呀~(同樣拖長音)
 

唉呦呦~下次看到我,叫我之前多加個開頭語吧!

獅子林中的九獅峰,請發揮各自的想像力。

爬滿猴子的假山。明明聽導遊說乾隆皇帝以前和他眾多妃子在這裡捉迷藏玩了兩個多小時,怎麼一點情致都沒有了。

詩中的「江楓於火對愁眠」據說並非指「江邊的楓樹」,而是指江橋、楓橋兩座橋。這座是楓橋。

寒山寺的香爐快發爐了。

撞一下鐘五塊錢人民幣,許個願是要付出代價的(PS.這個人不是我)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