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為何教他們哭?

なぜ台湾は私を泣かせるのか?

 

越來越多日本人喜歡台灣,幾乎可以說掀起了一陣瘋台熱(這是報章媒體說的),確實就個人到日本書店瞥一眼,旅遊書架上「台灣」也跳到顯眼的位置。

 

原本就已在台灣生活的日本人多數也從一開始對台灣的害怕、陌生轉為支持、喜愛,撇除難以理斷的歷史糾纏與人們背後竊竊私論的親日情結,或許台灣給日本人是一種懷舊的氣氛。

 

到九份,在小巷裡發現一堆日本人是常態;到台南,在街上常遇上日本遊客也不稀奇(雖然現在可能更常遇到陸客)。

 

人是容易憧憬舊時代的生物。

 

老少女認為因為台灣有太多地方還保留了許多現今日本境內難尋的昭和時代氛圍,容易讓日本人陷入時光倒流的錯像中(雖然老少女實在感覺不太出來)。

 

《臺灣為何教我哭?》雖沒有所言這般誇張,但也帶著些微追憶惆悵的情緒。

 

以前買過、讀過幾本新井一二三的著作,內容多是帶著讀者認識日本或東京。她的中文創作文筆流暢、著作頗多,但上週看完2011年出版的《臺灣為何教我哭?》後才意外地得知她來台灣的次數屈指可數。

 

這本隨著她旅行台灣的腳步而衍生出來的紀行能夠得以問世,一切都得歸功於電影「海角七號」。

 

新井一二三可以因為「海角七號」哭超過十次,一開始本我也曾疑惑她的哭點是否過低,後來發現老少女的哭點應該是低於海平面,因為才看完新井一二三的「自序」而已,眼淚就快湧出淚眶了,本人可是連「海角七號」都還沒看過呢!

 

可想而知,若我真的看了「海角七號」應該後果不堪設想。

 

看台灣人寫台灣歷史,總容易讓人易陷入一種自憐自艾的悲情或無奈當中,可是從外國人的眼中回顧耳熟能詳的歷史時,才發現歷史的解讀因人而有趣,讓人翻開第一頁之後直奔最後一頁。儘管書裡頭飄盪著若有似無、日本人自我營造只有日本人才懂的懷舊味道,但會讓他們哭的理由,身為台灣人的老少女還是不太懂。

 

新井一二三相當感謝「海角七號」,因為幾乎可以簡言沒有「海角七號」,新井一二三可能就不會旅行南台灣,當然也不會造就此著作,更不可能引起老少女對台灣歷史的重新認識。

 

同是台灣後援隊的日本小說家吉田修一和新井一二三一樣,不約而同地也因「海角七號」而熱淚盈眶,讓他更加喜愛台灣,甚至一年可以來台灣玩二、三次。(海角七號的力量真驚人!)

 

吉田修一的《路》在今年九月才剛出版,其故事發生在台灣,聽說感人分子也不容小覷。

 

奇怪ㄋㄟ~「台灣」這麼令人催淚啊?

 

 

(是否真的感人,待老少女讀完再來分享。此外,最近少練打字,若有文脈不清之處,請多包涵!)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