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印尼4】弗洛勒斯群島中尋找我遺失的浮潛美好

那一天,當我拿下像章魚般死命吸在眼周的蛙鏡,放掉口中那不知被幾千人咬合過的呼吸管,迷人萬千的海底世界從此就被我封印在19年前的墾丁小灣岸邊。

只因我將臉埋進海浪的鹹鹹胸脯裡不過十分鐘,誰能料到我竟能暈浪到餵養海洋生物,在那樣青春到被鯨鯊咬掉一大口也不可惜的夏天。

從此之後,我再也無法對浮潛感到任何一絲激情。海底世界的美麗僅存在他人的影像中,目不暇給的水族生物只存在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

直到旅伴N小姐在選擇跳島行程時說了:多一個浮潛行程好像也不錯。儘管嘴巴上說好,但打從心底浮現的不安與掙扎,默默地在眼皮上跳動著。

最後,逼近中年的好奇心戰勝了腐舊的恐懼;迎接新感受必須得有充分的勇氣,而這勇氣來自於足夠的暈船藥錠。

有暈船藥的加持後證明,弗洛勒斯群島的清澈海水完全洗淨了近20年的隱性海水畏懼,夢幻沙灘將人拉回始終閃亮亮的青春時代,雀躍不分年紀。

蛙鏡、呼吸管與救生衣是前進海底關卡的必要裝備,只是穿戴完備後在船邊遲疑許久,我深知,要克服久病不是這麼容易的。

看著同船的旅伴和歐美船客像走進自家大廳般,自在地投入大海的懷抱,只剩下我還在與從腳趾頭一路往上竄的長年遠離海水的恐懼拉扯。死命緊閉著眼鼻口,豁出一整身子沉進海底的那瞬間,著實像被逼著吃麻辣鍋般難熬。

頭伸出水面後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能意識到自己已被海浪捧著,緊張感頓時消散,方才的難熬已蒸發。這時才發現,原來練習如何用嘴巴呼吸只需要一分鐘,因為碧綠海水太惹人迫不急待地往水底一探。

我彷彿鑽進海洋攝影集般,瞳孔適應了藍色世界的亮度,才能看到向陽光招手的海葵、充滿卡通感的小丑魚、奇形多變的珊瑚礁……。不知名的魚兒在垂手可及處一同悠游,魚群是體內飆升的腎上腺素,持續湧來且不停地以擦邊球的方式搔過我的身體。

曼加里鐵(Menjerite)的熱帶魚群、粉紅沙灘的珊瑚礁、躲在珊瑚中休息的小鯊魚、月牙灣(Taka Makassar)的慢游海龜和優雅鬼蝠魟(Manta),謝謝你們在這裡活得如此自在、如此快活,謝謝你們讓我尋回接觸海洋的感動,同時希望我們人類也能夠讓你們好好地繼續生活下去,這樣我們才能再次相遇。

「海的思念綿延不絕  終於和天在地平線交會 愛如果走得夠遠 應該也會跟幸福相見」

 

來印尼前,海洋對我而言只是個遼闊卻可怕的名詞;一到印尼的弗洛勒斯群島,再多的風景我都想停靠,也因此我找回了遺失的浮潛美好。笨拙的文字無法說清這片海有多好,但就是誰已經都替代不了。

完全不調色的美景,一調就失真了。

粉紅沙灘的元素──紅色珊瑚

沒有美美的粉紅沙灘泳裝照,只能秀出後頭照。

Menjerite海域常見獅子魚的蹤影,宛如名模似地,華麗地船邊遊蕩,隨人拍攝。

Menjerite海域的小丑魚很多,只是海葵沒有上圖網路圖片來得多。

尚未看到月牙灣,反倒是由導遊先看到幾隻海龜出沒,我們在船上興奮,後來下水再找,已經很難在水底相遇。(上圖為網路圖片)

離月牙灣約10分鐘的海域,在船上及可看到群體Manta。原本已經游到累癱了,但看全船驚呼、騷動、集體跳船,不管了,救生衣一穿上馬上跳進海裡看Manta在自己的腳下跳雙人舞。(上圖為網路圖片)

Taka Massar,我自行稱它為月牙灣,美到不可思議。

這海水應該是經過上天強力的逆滲透放流出來的吧!

網路圖片:月牙灣空拍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