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印尼5】偽名媛形成實錄

名媛和貴婦,應該屬於外太空的特異人種,她們所存在的生態對區區渺小、汲營煩苦於庶民生活的我輩而言,比命令我想像紹德氏細長吉丁蟲的模樣還要艱難。

名媛意指有名的閨秀。現在這時代最好不要求有名,免得背後被咒薄命。只是沒想到這輩子無意嫁做人婦、與豪門無緣也就罷了,就連閨秀的「秀」也沒命格撐起。辭典中的簡短解釋無聲地在我頸後插上兩把刀,讓人只能暗夜含淚低頭隱痛。

這隱痛宛如被召喚出結界的妖怪,久未見世惡態萌發,整整折磨了我二個多星期,特別是夜間平躺入眠時。它是半夜襲來的閃電,總是不先預告就猛地刺進後頸,毫不客氣地先揍醒我,讓我痛得只能蜷蛐在床邊,顫抖不已。

從中醫的針灸看到西醫的電療加服用強效止痛藥和肌肉鬆弛劑,X光片中所顯示的頸椎錯位在出發至巴里島、夜宿機場的晚上,更是加成地折騰著孤單人影,彷彿在重複警示我若愛錯了人的後果,就是這般的劇痛著。

從不隱瞞愛虛榮的人妻A一聽到我要去巴里島後,拼命吩咐我一定要每天SPA,直說她以前去巴里島時每天都去SPA,去巴里島不為別的,就是要盡情地放鬆享受當貴婦。

她自認有貴婦命,聽得的我只能在旁讚嘆人妻A無比嚮往富足名流的慾望,如此積極、如此具體。但對於每回出國旅行總是要充分利用時間看遍各種風景的我心想:有體驗就可以了,不至於要每天SPA吧?未免也太奢侈了。

天知道,我錯估了自己的潛意識。第一天的巴里島夜晚,潛意識逕自領著身體開始體驗「奢侈時光」。幾天充實的旅程下來,我已成為先前自己眼中的「奢侈的人」。

旅伴N小姐當晚想吃完晚飯後去體驗熱石SPA,看著折合台幣後不可思議的SPA價格,不等脈搏跳下一回,潛意識立刻幫我應聲好。接著我們就踏進一間燈光不明、幾無裝潢的路邊小店,驚得使人想跳舞轉圈圈的在後面。

40分鐘的全身按摩之後,十數顆剛下爐的高溫燙呼呼大黑圓石像是鎮壓惡靈的法器,沿著穴道穩當地置放在四肢及背部上。有那麼一剎那,我似乎聞到了皮膚被烙出一坑坑後所散發出的人體脂肪燒焦味。

隱匿在體內的妖怪啊惡靈啊魔鬼啊在與熱石群激烈對戰下,會使出讓人感官錯亂的幻術也無可厚非。當按摩師卸下逐漸趨溫的黑石後,氣血直順通暢、神清氣爽,腰臀小腿輕飄飄。

當晚,我迎接許久未有的好眠。殊不知看似粗糙的熱石SPA,竟能一勁消滅頸椎錯位的妖怪,解除難纏的肩頸苦痛,為接下來的旅程打下穩固的體能基礎。

所謂食髓知味便是如此,三人走累了就想來個SPA、爬癱了也想馬上來個SPA、被強日曬傷了也是來場SPA……。

每場SPA精采度不同,按摩師所施以的魔法也有能力優劣、印象深淺之分。其中以四手按摩最令人回味無窮,一試就回不來了;到房服務的按摩小妹對膏肓穴下的解鎖咒之深奧,令我都想將按摩小妹偷渡回台。

探索印尼九日,意外變成「名媛養成模式」,撫摸備受呵護的肌膚,聳聳毫無負擔的雙肩,掐指算算原來我在這趟旅程中享受了SPA七次!巴里島的SPA真是令人墮落的安樂窩。

旅途因以上山下海兼看科莫多龍為主,「名媛養成模式」根本稱不上培育有成,頂多只能在額頭上貼張公告標明:「期間限定版偽名媛,先目睹為贏。」。

不用多言,那張公告早已過期,當我黯然地從撕下公告、準備回歸魚乾女日常的當下,我竟又開始想念起巴里島的SPA了。

飯店內的高級SPA會館,價格比街上的任何SPA都來得貴一點。

但是在海上嚴重曬傷痛及難行的我們為的是一場曬後緊急處理SPA,所以完全不介意價位。光溜溜地躺在現採的香蕉葉上鎮靜皮膚,搭配上塗抹大量蘆薈消炎鎮痛,一次又一次,像在醃蘿蔔似的。因為全身按摩的比例不多,一直躺在冷氣間內冰鎮皮膚,最後反倒是冷出一身雞皮疙瘩。

在烏布一間日本人開的偏高價位SPA,但是服務很好,環境乾淨清幽。

SPA前可自由選擇個人想要使用的精油

單人SPA套房,按摩完可直接洗澡兼泡澡。只不過格窗完全沒有遮掩,雖然望去也只是稻田一片,但難免心慌慌。

最後一天享受到的終極四手按摩就是Putri Ubud SPA會館,在烏布和水明漾都有分店。雖然店小,但服務一樣很到位。

同樣可以選擇使用的精油

按摩空間分成雙人房及四人房,即使只有按摩床,但總有許多花裝飾著。結論是,強烈推薦一定要嘗試四手按摩,這種坑不能只有我被推下去哪!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