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漫漫】~2~以爵士和魟魚佐酒

我想,這輩子應該不會再遇到這樣的爵士樂團。

在新加坡樟宜機場準備出發前往伯斯時,我和其他兩位旅伴才第一次見面,在此之前也無任何交流過的經驗,互相簡單介紹後隨即開始一週的旅行。

熱心助人的G哥是新加坡人,屁孩個性的A仔是菲律賓人,一行四人遇到其他人詢問起我們是哪裡來的時候就得來場複雜的說明。

A仔諳英文與日文,所以我+N小姐+G哥對話時用中文,我+N小姐+A仔打屁時用日文,N小姐+G哥+A仔用英文聊天時我負責微笑和點頭。

我們如四人制咆勃爵士樂團一樣,旅程上起伏與驚喜不斷,無論是吃飯、跑景點或訂房等各種狀況。

按部就班安排行程的G哥像是穩健的大提琴手,一路上給予其他旅伴平穩的節奏,讓人安心;A仔完全是放任即興的小號,任何行動與情緒在在考驗其他樂手對即興者的呼應;N小姐是隨時可對應G哥和A仔出招的鋼琴手,無論是重新導向新節拍或是追上小號的和聲,充分表現出天平座的協調性。而我,是個看似襯樂卻是打雜的鼓手,輕輕地敲著低音鼓和銅鈸,努力跟上大家的頻率。

我們互相刺激,互相文化碰撞,各自不同的個性特色構成了需要高度互動聆聽的旅行過程。

爵士音樂怎麼少得了酒精的陪伴;G哥是嚮導般的存在,雖然嚴謹但同時明瞭旅行中的享樂精髓。在西澳的知名葡萄酒產地瑪格麗特河區過夜,他就帶我們來場紅酒巡禮。

無論是知名的CAVES ROAD、Brookwood酒莊,或是G哥推薦的小巧Ashbrook Estate酒莊,一趟下來試喝了十多種紅、白酒,直到停留在cheeky monkey吃頓遲到的午餐時,我已經有點微醺了。遠空的天氣晴朗得讓人欣羨,可口甜美的葡萄酒仍在頰內芳香,加上吮指回味的料理,望著越來越鼓的小腹,認真覺得本爵士樂團應該命名為「Cholesterol膽固醇」。

在瑪格麗特河區「豪飲」後,大家接收到在地居民的私房推薦,半信半疑地在太陽收工前衝向所謂「魟魚的後院」──Hamelin Bay哈梅琳灣。

哈梅琳灣以美麗的海灘著名,偶爾會有魟魚跑到岸邊遊玩。比對去年在印尼需要搭船到遠方海域浮潛才能看到鬼蝠魟,這回在岸邊就能遇到魟魚,腦袋突然湧現吻仔魚群般的懷疑。

不抱任何希望的我們只準備踏踏沙裝浪漫,但踩進浪後,像狗一樣游蕩在足邊的魟魚給了煙火般突如其來的驚喜。我們彷彿回到了孩童時刻,大聲地笑著,不怕丟臉地追著,在不到小腿肚高度的淺灘上和魟魚共享橘子汽水般的海浪,跑著跑著,就跑過夏天了。

徐徐海風吹散了染上夕陽顏色的雲彩,在哈梅琳灣的海岸線上與魟魚追逐的遊戲,玩到我們再度回歸大人。大人的天空裡僅剩準備下班的繽紛晚霞,既然要都下班了,就讓我們播起爵士樂、開瓶紅酒,好好地享受屬於大人的夜晚吧。

 

 

CAVES ROAD是瑪格麗特河區中很有名的酒莊,廣大的葡萄園和豐滿垂累纍的果實是很好拍照的酒莊。

除了葡萄酒這裡還釀造啤酒,所以在這裡可以一邊欣賞湖岸風光一邊喝第一手的生啤酒。

Brookwood是多數遊客會來的知名酒莊,除了葡萄酒也販售許多香料醬。很推薦氣泡白酒,但是最後沒帶回台灣,因為我居然放進了手提行李,所以就被海關沒收了……。

阿什布鲁酒庄 Ashbrook Estate 是回頭客G哥強調一定要來的小酒莊,紅酒味道適合成熟的大人,但我是老少女,所以不適合,顆顆。

令人回味無窮的高脂高鹽料理來自cheeky monkey

到哈梅林灣時遇到好時刻,美景與動物一次收割!

看到魟魚很高興,但我們也很小心注意牠的毒箭。

不只一隻哦!今天應該遇到了三隻出來閒晃~下方的影片可以看到游到腳邊的魟魚。

影片中的旅伴拿的是Go-pro,不是奇怪的道具哦!本次旅行無傷害任何動物,請安心。

美麗的海灣夕陽,大家忍不住在此停留了一個多小時。

離開海灣的路上,遇到珍稀的鮭魚紅夕陽,沒有追加濾鏡哦!

 

歡迎由文內的連結前往購物,博客來會給本站微薄回饋金,間接支持老少女繼續寫文。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