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14小時拼命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千萬不要為了要看狐狸和狸貓就耗掉寶貴的旅程一天。

為了要平均分攤重視程度,要也是各一天(自以為很聰明,哼哼),太貪心的我們最後得到的終究只是一身痠痛而已。

早上八點出發,八點半就到伏見稲荷大社的應該只有早起早睡的健康銀髮團吧!即便老少女相當熟悉操腳行程,不過這次對於腰痛中的傷者實在是一大操勞。

或許,曾經在日本看到多次的稻荷神社都是小巧可愛型,到了總社著實被伏見稲荷大社的規模嚇著了,果然是狐狸神的殿堂。伏見稲荷大社是日本全國各地稻荷神社的總本宮,以前是保佑糧食、養蠶及各種願望的神,後來演變成保佑生意興隆、家居平安的神明。京都的伏見稲荷大社原本也只是京都各大名勝古蹟的一座,名聲據聞是被一位法國攝影師的「千鳥居」作品給炒紅的。在入口的大鳥居前,「連續兩年獲得最受外國遊客歡迎的日本神社第一名」的旗子,狐狸神正如偶像天王般氣勢輝煌哪!

一開始,以為在大鳥居之後只有一座本殿和幾座小廟,一般的神社差不多就是如此的規模,但我太小看狐狸神了,大社是一座山啊!(OS是腰痛中還得爬山哪!)但是為了瞻仰壯觀的千鳥居,無論如何舉步艱難,還是努力往前。當千鳥居的入口一岔分兩路呈現在眼前時,不得不讚嘆這日本僅有的異國風情,也難怪如此受國外觀光客熱愛。只不過這座稻荷山說小不小,說大不大,若要確實地參拜一圈,大概也就4公里路而已。(如果沒腰痛的話,才能說此大話)最後,因滯留京都的時間分秒寶貴,無法在此多停留些時間向狐狸神確認神話裡的細節,照相機瘋狂照過一輪之後和狐狸神說再會,下午場是與狸貓的會面。

大家還沒餵飽自己的肚子,就直奔JR嵯峨嵐山站準備搭乘復古的Torokko(トロッコ)列車前往嵐山,誰知遊客多到幾乎可以將人擠下月台,只有狸貓群穩當當地站在月台對岸納涼,看得令人焦躁。加上兩小時內的班車皆買不到車票,我們只能在偏僻的嵯峨嵐山站吃個便餐閒晃,順便讓老人腰休息一下。

大老遠跑來坐復古列車,其實大家都是為了沿著鐵路兩邊盛紅的楓葉而來,若是夜班車還能看到兩旁點了燈的夜楓。但就如前篇文章所述,地球暖化拖慢了楓葉羞澀的速度,所以呈現在列車上穿著秋裝卻望著夏末風景的窘態。

或許正逢週六,讓原本熱鬧的嵐山又更添了三成以上的遊客,所謂靜謐的竹林、恬美的楓樹、肅穆的寺廟,一切都只能在京都旅遊書或嵐山攝影集中看到。雖然沒有台灣寺廟周邊商店街的吵鬧,但緊跟著前方路人腳跟行走的侷促感實在無法讓人感到悠哉,就連一間賣紀念品的小店都無法好好逛逛,知名渡月橋上要照張相片也屢屢被路人打斷。唉呀,這不是我認識的京都風情啊!

就這樣擠著跑著壓著扭著走著經過了14小時,達到非得要將自己的腰和雙腳折騰到差點進急診室才甘願的程度。而所謂的京都風情,最終是在旅館對面、一對老夫婦經營的酒舖中買得的京都葡萄酒中得到些許慰藉。

腰很痛、人很累,擁擠的京都,體驗一次便足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故意使用了戲劇色彩模式,使狐狸呈現「鹿男」劇裡的驚悚效果。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千鳥居是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伏見稲荷大社裡的一小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嵯峨嵐山車站上的狸貓群一副你在看什麼的樣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著名的嵐山竹林,不往下照的原因在於下方全是人啊~

Jpeg

常寂光寺三重塔紅葉

京都,六小時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想要再次品嚐京都的美好,沒想到一轉眼十二生肖已經輪班過一圈了。總是在本命年探訪京都,彷彿是命中注定般,只是,也意外地只停留36小時。

人生首次出國旅行的地點就是京都,對於經典觀光寺廟的印象當然印象深刻,但最難忘的非京都的高溫莫屬了。老少女當時勉強還能算得上仍是個少女,卻在溽夏的京都裡曬得像去峇里島打工的台勞。不過,當年部落格的風潮才剛萌起,所以首次海外初體驗並未留下任何文字記錄。

11月的京都,氣候宜人舒爽,卻因全球暖化使得眾人期待已久的紅葉仍無法集體出籠,第一晚僅能在高台寺裡看些非常想紅的半紅楓。

因為本次京都行是公司的出差兼招待旅行,大家無不全身充滿趕進度的精力,星期四下午三點一進飯店,旋即出征至清水寺,被外國觀光客和戶外教學的中小學生擠爆的清水寺。前往清水寺的人群多得像是來到了寺廟的祭典般,但其實這才是清水寺的日常。若想要取得漫步參拜、欣賞的興致,僅能建議早上九點趕緊來報到,一過這良辰吉時,遊客將大批大批湧入。

穿越過體驗和服的少男少女、親暱的情侶和嘻笑打鬧的學生團體,我們馬不停蹄地快速穿過一些坂道,前往弔祭豐臣秀吉夫人--北政所的高台寺。一行八人持續擺動雙腳的身子,完全感受不到京都秋夜的涼溫,到達高台寺時額頭已經出汗,一夥中年預備軍無不喘吁吁。

11月初的京都,僅有高台寺已經開放觀賞夜楓,我們買了較為划算的套票(可使用於高台寺、圓德院及掌美術館),徹底利用晚間開放的時間,對我們的行程來說,京都不能漫步,我們需要快速。

原以為清水寺裡的人群會進入晚間覓食狀態,怎料到戶外教學的團體和我們一樣是趕行程的(抑或是趕作業報告進度的?),與眾多遊客擦肩磨踵地踏入高台寺、背貼背地欣賞圓德院北庭裡舉辦的光雕藝術,一踏出那區域竟已晚間八點,我們已精疲力盡。

停留京都的第一天,奔波了六小時,還來不及仔細品味夜楓的美,即已經被強烈的飢餓感擊敗。

多麼希望此刻的京都,賞給我們的不是紅燦燦的楓葉,而是一頓香噴噴的烤肉吃到飽。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清水寺舞台上擠滿了遊客,一頭的落日已漸落西山。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經過充滿懷舊氣氛的前日咖啡,儘管不能停留,就讓我留下一張到此一遊的相片吧!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高台寺的夜楓群中僅有一棵已經紅透了,與對岸的綠楓在池水中對望成趣。